浙江德融能源有限公司
Zhejiang Deron Energy Co., LTD.

转载共享:碳中和新目标促进全球可再生能源再发展

作者:张世国



着眼大局,站位高远,以绿色发展为引领


“十四五”规划开局之年,要以绿色发展理念为引领,全局谋划、战略布局、整体推进、以高质量规划引领高质量发展。


2020年,新冠疫情致使世界多数国家交通封锁、经济下降,但全球可再生能源新增装机及投资仍在保持稳定、持续增长。据国际可再生能源机构(IRENA)数据,2020年,全球新增可再生能源容量260G W,比2019年增长近 50%。同期,全球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达到2799GW,较2019年增长10.3%。另,根据彭博新能源财经(B NEF)数据,2020年全球对可再生能源投资达到3035亿美元,同比增长2%。这也是BNEF有记录以来历史第二高的年度数字,仅次于2 017年的3133亿美元,并且连续第7年超过2500亿美元规模。




全球可再生能源发展的基本趋势


全球已有超过1 30个国家和地区提出了“零碳”或“碳中和”的气候目标。


一、碳中和新目标持续放大全球可再生能源发展空间

2020年7月,欧盟宣布到2050年实现碳中和新目标,瑞典宣布要在2045年实现碳中和,以风电、光伏为代表的新能源产业国际投资与合作已成为实现全球碳中和核心目标的核心抓手。2020年9月,中国提出在2030年之前实现二氧化碳排放达峰,到2060年实现碳中和目标,并提出到2030年实现1200GW的风电装机新目标,相当于2019年装机目标翻两番。此后,2020年10月,日本、韩国先后宣布将在2050年实现碳中和,为实现这一目标,日韩均在2020年启动了发展海上风电的新能源发展新措施。同年11月,加拿大政府出台法律草案,明确要在2050年实现碳中和。当前,全球已有超过130个国家和地区提出了“零碳”或“碳中和”的气候目标,包括:已实现碳中和的2个国家,已立法的6个国家,处于立法中状态的包括欧盟(作为整体)和其他5个国家。另外,有20个国家(包括欧盟国家)发布了正式的政策宣示。提出目标但尚处于讨论过程中的国家和地区近100个。迄今为止,已有190个缔约方批准了《巴黎协定》,有188个缔约方向《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 NFCCC)提交了国家自主贡献(NDC)。在这些提交了NDC的国家中,有170个(占总数的90%)提到了可再生能源,而134个(占总数的71%)包括了已量化的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如果国家自主贡献中所包括的可再生能源目标都能实现,到2030年将可能再增加1041GW的可再生能源装机,其中大部分(567GW)在亚洲。因此,全球可再生能源发电的装机容量,将从2019年的2523GW增长到2030年的预计3564GW,增长近42%。毫无疑问,全球碳中和新目标扩大了全球可再生能源巨大的市场空间,各种光伏+、风电+参与投资与合作项目被广泛地挖掘出来。

二、风电、光伏产业已成为全球可再生能源的主战场

据国际能源署(IEA)数据,2020年,全球包括水电、风电和光伏发电在内的可再生能源发电量较2019年增长了近7%,在全球发电总量中的占比也达到28%。与此同时,全球燃煤发电量下滑了 5%左右,创历史上最大跌幅。2020年全球新增化石燃料发电装机从 2019年的 64GW降至 60GW。据 IRENA数据, 2020年全球新增发电产能中超过 80%来自可再生能源,其中太阳能和风能占新增可再生能源装机的91%,太阳能占新增发电装机48%以上。2020年全球实现太阳能127GW的新增装机量,同比增长22%,而亚洲的新赠装机占比为61%。2020年全球风能新增发电装机同比翻了一番,从2019年的58GW增至111GW。其中海上风电在风电装机总量中占比提升至5%。

三、全球可再生能源投资成本持续降低,已成为具有比较优势的能源门类

在过往的10年间,全球可再生能源发电的成本正在迅速降低。2011-2019年,全球新建煤电成本从111美元降至109美元。在技术进步、规模经济、供应链竞争日益激烈以及开发商经验不断增长的推动下,可再生电力成本在过去10年中已大幅下降。自2010年以来,公用事业规模的太阳能光伏发电成本下降幅度最大,为89%,其次是聚光太阳能发电(CS P),达47%。陆上风电发电成本的降幅为39%,海上风电下降幅度稍慢,但整体也下降了将近1/3,为29%。同期太阳能成本下降了89%,风能下降了70%,但煤炭成本的价格只下降了2%。正因为如此,全球可再生能源发展势不可挡。

四、全球可再生能源大型发展的新趋势

新能源风机及电池片大型化态势明显。2020年6月 24日,隆基、晶科、晶澳等 7家企业联合发布标准尺寸倡议,提议将182mm(M10)硅片作为标准,意图重新统一硅片尺寸;紧接着7月9日,中环、天合、东方日升等39家企业组建 “600W+光伏开放创新生态联盟 ”,意图更快推进 210规模化;尺寸之争重新发酵。全球风机大型化趋势确立, 6MW以上机型占据海上风电绝对主导地位,8-10MW研发和问世速度加快,14MW风机下线,产业竞争格局已经颠覆;海外陆上风电已经全面进入4-6MW级别,国内三北地区也逐步过渡到3-4MW机型。


全球可再生能源国际投资合作的

重点区域与重点国别


根据IR ENA数据,全球可再生能源的发展呈现区域化及重点国别相结合的重要特征。


一、欧洲

欧洲是全球风电、光伏装备、市场、技术创新的重要区域。2020年欧洲可再生能源装机为609GW,占全球比重的2 2%。2020年新增装机34.3GW。欧洲可再生能源装机的主要国家有:德国为131.74GW、西班亚59.1GW、意大利55.37GW、英国55.37GW。根据Wo odMackenzie最新的一项分析, 2021年欧洲计划竞标的总容量高达 45GW,其中包括 17GW的风电, 6GW的光伏发电,以及技术中立的或多种可再生能源混合技术。预计到2021年,欧洲太阳能光伏和风能发电量将超过580T Wh,已发展成为全球重要的可再生能源发展区域。在2021年举行竞标的国家中,英国、西班牙、波兰、德国等市场非常值得关注,法国、意大利、荷兰、爱尔兰和丹麦竞标的容量相对小一些。2020年,英国可再生能源投资增长177%至162亿美元,荷兰增长221%至143亿美元,西班牙增长16%至100亿美元,法国增长38%至73亿美元,德国增长14%至71亿美元。

另外,欧委会推出了欧盟能源系统一体化发展战略,同时在清洁氢能源、电池等多个重点领域推动建立行业联盟,通过行业间协作促进相关领域发展并拉动投资。以海上风电为例,从更大范围看,欧洲目前拥有超过 20GW海上风电容量,并计划到2050年扩大10倍以上。

二、亚洲

据IR ENA数据,亚洲2020年可再生能源装机为1286GW,占全球比重的46%。2020年亚洲新增装机167.6GW。2020年中国可再生能源装机为894.8GW,印度为134.2GW,日本为101.4GW,越南为35.65GW。2020年中国新增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136GW,其中72GW来自风能,49GW来自太阳能,12GW来自水电,另有2GW以上的生物质能发电装机增长。除了中国和美国,日本新增太阳能装机超过5GW,韩国新增太阳能装机超过4GW。日本可再生能源投资增长10%至193亿美元,越南增长89%至74亿美元。

三、北美

2020年,北美可再生能源装机为422GW,占全球比重的15%。2020年新增装机32.1GW。2020年美国可再生能源装机为292.1GW,加拿大为101.2GW,墨西哥为28.36GW。数据显示,2020年美国新增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仅29GW,其中15GW来自太阳能,14GW来自风能。预计到2021年,美国的太阳能光伏和风能发电量将超过550TWh。美国总统乔·拜登的目标是到2035年让美国电力部门完全依靠清洁能源运行,为建筑物和交通提供电力,从而使它们能够使用太阳能和风能而非石油和天然气,这是政府和私营部门削减温室气体排放的一种方式。

四、非洲及中东

2020年,非洲可再生能源装机达到54GW,占全球比重的2%,其中2020年新增装机2.6GW,其中南非9.64GW,加纳为 4.71GW。中东北非的光伏及光热项目国际合作已经起步, 2020年非洲新增装机 2.6GW。非洲可再生能源产业发展也在不断提速。根据研究,2019-2024年,撒哈拉以南非洲在工商业光伏领域的市场潜力可能超过70亿美元。

五、拉美

2020年,拉美可再生能源装机为249GW,占全球比重的9%。2020年新增装机24GW,其中巴西为150.05GW,哥伦比亚为13.55GW,智利为12.79GW。风电是目前拉美地区最受欢迎的可再生能源,太阳能发电紧随其后。

六、大洋洲

2020年大洋洲可再生能源装机44GW,占全球比重的2%。其中2020年新增装机6.9GW,澳大利亚为35.05GW,新西兰为 7.4GW。虽然澳洲可再生能源市场占据全球很小份额,但 2020年澳洲却是可再生能源是全球增长最快的地区,新增发电装机同比增长18.4%。


中国新能源国际投资合作面临的机遇与挑战


在学习和借鉴国际经验的基础上,中国绿色建筑的标准引起了市场的积极响应与行动。


一、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带来的挑战

中国企业参与可再生能源国际投资合作的有利于条件是中国企业在全球供应链、产业链及价值链中拥有的优势地位,例如中国光伏产业拥有全球产业链产能70%的市场地位,中国风电企业在全球供应链的供应能力占比达40%,这是中国参与全球可再生能源投资与合作的主要资源,可以为全球可再生能源发展提供资金、技术及产业链资源。但与此同时,在新形势下,中国企业新能源国际投资合作面临最大的不利影响就是逆全球化和全球投资保护主义及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影响,部分冲击和影响不是基于事实与数据的,而是基于部分国家的意识形态偏见,例如中国新能源海外投资规模仅占全球比重的2%,应该对全球可再生能源投资合作没有太多的冲击,但却受到偏见和不公正限制,这些冲击和影响是百年一遇的,可能会严重影响中国企业可再生能源海外投资决策及价值判断。

二、全球供应链重组的挑战

当前可再生能源国际投资合作面临的一个主要问题是全球供应链重组的挑战。由于全球格局的变化,部分国家加强或升级了中国可再生能源实现多种限制,例如反倾销及反补贴等措施的强化及升级等。另外,部分国家对中国产品采取“实体清单”政策,意图影响或改变全球供应链结构,这些措施可能会延伸到中国新能源全球供应链,可能对部分中国企业国际投资合作带来较大影响。例如中国风电产业的高端轴承、叶片材料等受海外供应影响比较大,中国风电企业的数字化进程所需的芯片及计算机软件等国际供应也可能遭受国际环境变化的较大影响。

三、过高的可再生能源融资成本

中国可再生能源海外投资融资成本偏高,可能直接影响中国企业可再生能源海外投资的规模和能力。例如,中国企业海外项目融资成本普遍在6% -8%,而国际很多金融机构融资利率在2%左右,部分国家甚至出现负利率,导致中国企业在可再生能源海外招投标中竞争优势不明显。例如,在2019年沙特2GW光伏项目招标中,开始时中国有10家企业参与投标,但2020年5月最后公布结果时,除了供应组件的企业外,参与投资的中国企业没有一家成功入围。


相关建议


当前,稳定中国企业可再生能源海外投资的基本盘是国家必须直面的最大挑战。


一、稳定可再生能源国际投资合作的基本盘

当前,稳定中国企业可再生能源海外投资的基本盘是国家必须直面的最大挑战,必须采取有效措施保持中国已经取得的可再生能源国际投资合作丰硕成果。解决这些难题,一方面需要加强企业层面的竞争力的提升,另一方面需要加强国家层面的机制建设,加大资金、人才等投入力度,与各方完善双边或多边投资合作机制,开展第三方市场合作,形成多层次合作架构,为高质量共建可再生能源海外投资国际合作提供坚实支撑。关键是要确定稳定新能源国际投资合作基本盘的新目标,建议形成以国家发展改革委牵头,国资委、商务部及国家能源局等部门参与的促进可再生能源海外投资合作机制,建议在发改委“一带一路”建设促进中心框架下形成促进可再生能源海外投资的交流及促进机制。

二、持续促进形成国际可再生能源融资合作新机制

发挥中国金融体系的资金优势,以融资创新持续整合国际可再生能源资源。建议形成金融机构层面的可再生能源海外融资合作增信机制,建议政府和监管部门帮助“一

带一路”国家开展可再生能源发展机制能力建设,以可再生能源国际投资保险机制及大基金建设为抓受,为可再生能源国际投资合作提供绿色金融能力建设服务,包括建立绿色金融标准、环境信息披露要求、激励机制和发展绿色贷款及绿色债券等金融产品。

三、持续创新以国际可再生能源“第三方市场”合作模式

结合全球推动碳达峰、碳中和新目标,持续创新在非洲、拉美、中亚等区域第三方市场开展卓有成效的清洁能源合作新模式,拓宽可再生能源国际投资合作的形势。建议形成中国企业层面的可再生能源海外投资合作机制,促进可再生能源国际供应链联合,促进中国企业与外国企业可再生能源的联合与合作,促进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可再生能源的联合与合作。例如,推广金风科技和电建海投在澳大利亚的风电项目合作经验,推广中兴能源和中国一冶在巴基斯坦的光伏项目合作的经验,推广上海电气和沙特水务在阿联酋的“光热+光伏”项目合作经验等。

四、搭建可再生能源海外投资合作国际促进机制

建议在外国相关机构中搭建可再生能源海外投资合作促进机制,开展可再生能源海外投资项目促进、政策促进活动。例如,以国别可再生能源投资合作视频研讨会为抓手,促进中国企业与重点国别的电力监管机构、风光协会等在国际可再生能源投资政策及项目方面与交流与合作等。


(本文作者系中国新能源海外发展联盟副理事长兼秘书长)



本文来源公众号“ 国际工程与劳务杂志 ”,推荐关注!

我们致力于保护作者版权,如有疑义,请联系我们!从该公众号转载本文至其他平台引发的一切纠纷与本平台无关。




浙江德融能源有限公司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五常大道181号华立科技园

Tel :  +86-571-88900766    Fax:+86-571-89301033

网址: www.deronenergy.com  

邮箱: office.deron@holley.cn